• <tr id='xr9dd'><strong id='xr9dd'></strong><small id='xr9dd'></small><button id='xr9dd'></button><li id='xr9dd'><noscript id='xr9dd'><big id='xr9dd'></big><dt id='xr9d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r9dd'><table id='xr9dd'><blockquote id='xr9dd'><tbody id='xr9d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r9dd'></u><kbd id='xr9dd'><kbd id='xr9dd'></kbd></kbd>
  • <acronym id='xr9dd'><em id='xr9dd'></em><td id='xr9dd'><div id='xr9d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r9dd'><big id='xr9dd'><big id='xr9dd'></big><legend id='xr9d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fieldset id='xr9dd'></fieldset>
      <dl id='xr9dd'></dl>

      <code id='xr9dd'><strong id='xr9d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ns id='xr9dd'></ins>

    1. <i id='xr9dd'></i>
        <span id='xr9dd'></span>

        <i id='xr9dd'><div id='xr9dd'><ins id='xr9dd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陰陽樓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2

            殘舊的老街區,怎麼看也不值得投資商來燒錢重建,許楠點燃根煙,索性坐在石板凳上。邊看孩子們玩跳房子,邊喝剛買的冰啤酒。

            房子是老古董就算瞭,電路也跟木乃伊似的古老,不能用電冰箱,不能用空調。

            連個冰箱都沒有的日子,實在很糟糕,不僅吃剩的食物會變臭腐爛,許楠覺得自己也快跟著腐爛瞭。

            許楠抬頭,一眼望見自己住的那棟危樓,剛出來工作的時候,本來賺瞭些錢,盤算著再存幾年就能供房娶老婆的……他狠狠吐出煙蒂,使勁甩甩頭,灌下一大口啤酒,該恨誰?隻能怨自己太輕信別人。

            做房地產業務員的好兄弟告訴許楠,這片老街區不用兩年就會被作為重點重建項目來收購。

            也是自己想輕松獲得一套嶄新的公寓住房想瘋瞭,才會鬼迷心竅地幫那人買下這裡的房子。兩年的積蓄沒瞭不說,還連累爸媽賠瞭棺材本。

            等他回過神來時,那兄弟早跑得沒影,倒是這老街區裡樸實善良的鄰居擔憂地嘆息:怎麼還能買下這房子呢?年輕人,趕緊想辦法轉手賣出去吧!

            關於這棟樓的許多詭異傳說,許楠其實並不在意。據說所有曾經住在樓裡的住戶,都因遭遇各種可怕離奇的遭難事故而一一搬走。

            許楠在意的是:房子殘破,下雨漏水,刮風透風,夏天地板潮濕,墻發黴,屋予一年四季就沒一天是明亮通風的。

            許楠覺得沒臉回傢見爸媽,就賭氣住進瞭這間花瞭六萬塊錢買下的房子。打開手機,想想也挺久沒給母親打電話瞭,這時陌生號碼伴隨著手機鈴聲,浮現在藍光的屏幕上。

            電話另一邊傳來顫抖的困惑聲音:先生嗎?請問最近見過我傢小雪嗎?許楠馬上反應過來,電話是女朋友小雪傢人打來的,連忙清瞭清嗓子嚴肅地回答:我也想聯系她呢,好久沒見面瞭。

            小雪失蹤瞭一天,傢人隻好按照她的通訊本逐一聯系詢問。得到許楠的回答後,傢人也隻是慌張道謝便掛瞭電話。

            許楠握著不斷傳來忙音的手機,嘴巴慢慢閉起來,嘴角揚起一抹自嘲的笑容。

            看來,小雪從未跟傢人提起兩人的戀愛關系。難怪每次說上門拜訪,都被她拒絕瞭。

            她也許早就盤算著和自己分手瞭吧,何況,眼下這種窘況,更無法讓她喜歡瞭。

            天色漸暗,肚子也餓得咕咕直叫,許捕把手機隨手塞進袋子,站起來往傢走。他嘆口氣安慰自己,小雪應該是因為煩惱如何跟自己分手,跑到好友傢談心,忘記回傢而已吧。guǐdàyé

            樓梯口被褪瞭油漆的舊傢具堵得水泄不通,許楠皺皺眉頭,提起嗓子喊:誰傢的東西啊?怎麼到處亂放呢?空蕩蕩的走廊裡隻吹來陣陣蕭瑟的風。

            不知不覺秋意漸深,這棟僅僅三層的危褸變得更嚇人,仿佛隨時都會崩壞倒塌。

            好像是新搬進來的住戶的東西吧。氣息微弱的低沉聲音從許楠身後傳來,把出神的許楠嚇得一怔。

            張奶奶,您別嚇我啊!怎麼腳步那麼輕盈啊?簡直神出鬼沒似的,許楠就差把這形樣詞脫口而出瞭。搬進這破地方也快半年瞭,他被這個走路無聲無息,說話陰森可怕的張奶奶嚇壞好幾回瞭。但同時也因為還有張奶奶這個活人住著,許楠不至於把這裡當成鬼樓。

            新,住,戶?許楠斷續地昵喃著,住進來的半年裡,確實沒有心情去關心左鄰右臺的情況。有人搬出去倒是正常,但有新住戶搬進來?許楠不禁一陣冷顫,心裡猜測,難不成也是個上當受騙的倒黴蛋?

            這棟廢樓根本不可能被納入重建工程裡,再過個一兩年或幾個月,也許就要被強制拆遷瞭。雖說是三層的樓房,其實每層也就兩戶人傢。

            隻是住瞭近半年,除瞭三樓的張奶奶,其他住戶許楠都不曾碰過面。在許楠意識裡,便一直認定這棟樓隻住著自己和張奶奶。

            簡單炒瞭幾道菜,許楠就著啤酒填飽肚子,窗外不知何時突然起風,吹得兩扇脆弱的玻璃窗啪啪直響。

            許楠忙起身關上玻璃窗,就算不拆遷,下一次的臺風也絕對能把這棟樓刮散的。

            窗外的樹枝在大風中搖擺,周圍不是廢工,就!是空地,一入夜。這三層的古董樓就顯得孤立無助。

            在幽深的黑暗中佇立著百年的孤獨,死寂之中隻有風聲呼嘯。

            天花板突然傳來一陣急促腳步聲,許楠條件反射地抬起眼睛,望望有些發黃的天花板,不禁輕輕笑出聲來,自言自語道:原來張奶奶急著上廁所的時候。腿腳還是挺利索,腳步聲還是蠻響亮的。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打嗝怪談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玫瑰靈柩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床頭嬰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視頻證人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血包子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魅影絲襪

            2020-06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