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 id='mfaa'><div id='mfaa'><ins id='mfaa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dl id='mfaa'></dl>

      <i id='mfaa'></i>
        <span id='mfaa'></span>
        <acronym id='mfaa'><em id='mfaa'></em><td id='mfaa'><div id='mfa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faa'><big id='mfaa'><big id='mfaa'></big><legend id='mfa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ns id='mfaa'></ins>

        1. <tr id='mfaa'><strong id='mfaa'></strong><small id='mfaa'></small><button id='mfaa'></button><li id='mfaa'><noscript id='mfaa'><big id='mfaa'></big><dt id='mfa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faa'><table id='mfaa'><blockquote id='mfaa'><tbody id='mfa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faa'></u><kbd id='mfaa'><kbd id='mfaa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mfaa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mfaa'><strong id='mfa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打嗝怪談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4

            響在耳邊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給你講一個故事吧?我點燃一支蠟燭放在窗臺,看著面前這張臉說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本來說好晚上一起打遊戲的,但沒想到竟然停電瞭,而宿舍裡隻有我們兩個,實在閑得無聊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講吧,故事別太幼稚就行。李文博打瞭一個哈欠對我說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咳嗽一聲說:這故事是有關白日亮的。你們都知道,我們兩個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白日亮這小子已經失蹤三天瞭,離開的時候不聲不響,誰都不知道他幹什麼去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接著說:在我們老傢,傢裡的長輩教育孩子,有這樣一種說法:如果說瞭謊話就會打嗝,而且打得十分響。而你打嗝的聲音如果正好被鬼聽到瞭,鬼就會來找你瞭……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這是騙小孩的吧?果然很幼稚。李文博躺到床上,閉上瞭眼睛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一開始我也以為是騙我們的,但那天我和白日亮上瞭我們村後的岞山。那裡被封為禁地,傢裡人都不準我們上去。等我們回來,傢裡有人質問起來時,白日亮就撒瞭謊。我神秘地看瞭李文博一眼,他動瞭動眼角。我接著說,在那天晚上,白日亮就開始打嗝,聲音又響,時間又長。我想瞭很多辦法,好不容易才讓他停止瞭打嗝。結果到瞭第二天,他卻遲遲沒有起床,就像是被鬼壓床一般,直到後來傢裡有人去找大仙兒,才把白日亮喚回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這麼說,是白日亮打嗝的聲音被鬼聽到瞭?李文博的話音剛落,寢室裡突然響起一陣打嗝聲,聲音之大,我們都聽到瞭。隨後便聽到有人敲門,李文博愣瞭一下,下床去開瞭門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李文博一開門,見外面是白日亮,便松瞭口氣。白日亮臉色泛白,面無表情地走進來,他渾身上下都是濕淋淋的,每隔幾秒就會打一個嗝,從嘴裡不斷散發著一股惡臭味兒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李文博問:白日亮,這兩天你死哪去瞭,怎麼滿嘴的臭味兒?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沒事,再過一晚就好瞭。白日亮的語氣透著一種說不出的詭異。他換上新的內衣,倒在床上拉上瞭簾子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奇怪地看瞭他一眼,隨後走過去準備把他的衣服放進洗衣機,結果一拿起來便倒吸瞭一口涼氣,李文博也皺瞭皺眉:白日亮脫下的衣服上竟然有血跡!他這兩天到底幹什麼去瞭?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心生疑惑,晚上一直沒有入睡,盯著白日亮的床發呆。忽然,一陣陰風從門外吹來,寢室的門不知道什麼時候開瞭。我哆嗦瞭一下,下床去關上瞭門。等回來時,發現白日亮床前的簾子開瞭,一雙赤裸的腳正踩在地上,而這個人的上半身探進瞭簾子裡面,一看就不是白日亮本人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嚇得動也不敢動,隻見那人爬上瞭白日亮的床。許久之後我才慢慢地走過去,鼓起勇氣拉開瞭簾子,床上卻隻有白日亮一個人。但就在我要離開的時候,那詭異的打嗝聲又響在瞭耳邊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 喝掉那些水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第二天白日亮離開寢室後,我和李文博急忙聚到瞭一起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這個白日亮實在太奇怪瞭,要不要跟蹤他看看?李文博率先問道。而我的想法和他一樣,於是我們便直接出瞭寢室,結果在樓下遇到瞭李青青。李青青是白日亮一直愛慕的對象,但實際上她是有男朋友的,她的男友叫孫闊。半個星期前,兩人出瞭車禍,李青青隻是輕傷,孫闊卻一直昏迷不醒。此時,李青青正興高采烈地往校外跑,我急忙攔住她問怎麼瞭。她說剛才接到醫院的電話,孫闊好像醒瞭。一邊的李文博叫我快走,我才匆匆與她分開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跟蹤瞭一天,我開始懷疑是不是誤會白日亮瞭,因為他從早到晚表現得都很正常,但打嗝的毛病一直沒有見好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到瞭晚上,我們與白日亮正常相處,也把這件事扔在瞭腦後。結果就在睡覺的時候,忽然聽到白日亮的打嗝聲變得十分奇怪,就像是有人溺水時發出的咕嘟聲。我側過頭看去,沒一會兒就看到白日亮起瞭床,然後我假裝入睡,看到他偷偷跑出瞭寢室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急忙穿好衣服,叫醒李文博,一起跟瞭出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夜裡的風聲正好蓋過瞭我們的腳步聲。白日亮來到瞭離學校最近的小河邊,他看四下無人,直接進入一個石洞裡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李文博疑惑地問:他進這裡做什麼?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們躲在一邊,心急如焚地望著。過瞭一會兒,終於看到白日亮扛著一個大袋子走瞭出來。我心裡一驚,這袋子裡不會是個死人吧?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白日亮把那袋子放到河邊,將袋子裡的東西拿出來,那竟然是一具屍骨。他先是跪著磕瞭三個頭,然後說:對不起,對不起。就差這最後一次瞭。接著,他拿大盆子盛滿瞭一盆水,將那些屍骨一塊一塊地放進盆子裡面,最後再將盆子裡的水全部喝掉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我的老天,他、他這是幹什麼呢?好惡心。李文博輕聲說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搖搖頭。白日亮喝完那些水就抱著肚子,似乎很痛苦的樣子。正當我們要過去的時候,見他突然吐瞭一口血到盆裡,然後又把屍骨扛回瞭洞裡。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打嗝怪談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玫瑰靈柩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床頭嬰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視頻證人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血包子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魅影絲襪

            2020-06-12